友情链接: 口袋彩票 鼎鼎彩票 老鹰彩票 嘀嘀彩票 www.55516.com www.4157.com 彩豆子 A8竞彩彩 快乐彩票 江西11选5开奖直播
昆明奔骏乐器有限公司|葫芦丝,云南葫芦丝,巴乌,民族乐器.云南.昆明
 

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云南葫芦丝、巴乌民族乐器论谈 >> 云南葫芦丝、巴乌民族乐器论坛云南葫芦丝、巴乌民族乐器论谈

  • 民乐的振兴靠什么

  • 发布时间:2016-03-11     点击数:1315
  •     如今,有关交响乐团招聘尤其是国内外演出的信息时有所见,但反观民族乐团的此类消息却少之又少,大型巡演更难觅其踪影。 

        曾几何时,我国的器乐领域,几乎是民乐的一统天下,从中央到地方,不仅有中央民族乐团、中国广播民族乐团、上海民族乐团、济南军区前卫歌舞团民族乐队等重量级的大型民乐团体,还有各行业、各兵种、各军区、各省市大大小小不同建制的民族乐团(队)。那时的民族乐团(队),创作、演出齐头并进,新作品、新节目不断涌现,不仅常在驻地演出,而且还时常有国内外巡演。《瑶族舞曲》、《春节序曲》、《春江花月夜》、《喜洋洋》、《翻身的日子》、《丰收锣鼓》、《将军令》、《紫竹调》、《南疆舞曲》等,优秀的民族器乐曲在民众中赢得了大量的知音,不少音乐爱好者对民乐曲的旋律耳熟能详,而且能如数家珍般地随口说出几个自己心仪的民族乐团、民乐演奏家。令人欣慰的是,如今省市级以上的民族乐团(队),大都还“健在”。但毋庸讳言,他们当下之处境并不乐观,有的甚至正在为生存而煞费苦心、苦撑苦熬,即便是某些大型民族乐团,论及活力及社会影响,也早已大不如昔。 

        近年来,民乐界为了生存,为了振兴,已做了许多新的尝试。在刚刚过去的2013年,我国民乐界的“国家队”——中央民族乐团,就推出了一场名为《印象·国乐》的大型民乐演出。毫无疑问,这是中央民族乐团领导及节目编导者的一次大胆的尝试,其弘扬民族音乐的良好愿望及创新精神是很值得赞佩的。
    执导这一大型演出的正是曾经参与或主导《印象刘三姐》、《印象丽江》等“印象”系列大型山水实景演出的导演。 

        众所周知,无论是《印象刘三姐》还是《印象丽江》等“印象”系列演出,都是在旅游景区开发的商业项目,它面对的观众自然是旅游者。旅游者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,是被当地的山水风景或民俗风情所吸引,当然不是为了看什么演出,但既然来了,为打发百无聊赖的夜晚,花几个小钱,去看一个新开发的旅游项目—— “山水实景演出”,也未尝不可。更何况此类项目大都早在推出之前就用“大导演”、“大场面”等种种由头炒作得热火朝天、神乎其神。因此,投资者开发这样的项目,随着热点旅游景区源源不断的客流,坐等数钱当是情理中之事。如果《印象·国乐》也能达到如此效果,让经济上捉襟见肘的乐团,既弘扬了民族文化,又打了一场翻身仗,自然是十分可喜可贺之事。但北京的夜晚毕竟与偏远地区的境况不同,开发这样的“印象”项目,能否取得旅游景点那样的经济效益,尚有待时间验证。至于这种演出形式能否像有关的文字介绍中说的那样“把中国传统民族音乐传承下去,要让全世界的人看看中国也有殿堂级的民族音乐”,就更加不可预测了。《印象·国乐》到底是一场什么样的演出呢?有关的文字材料称这台演出“是音乐会,是舞台戏剧,是行为艺术,是观念艺术,是中国水墨画、山水画风格的极致展示,是音乐形态的深度表达”,“观众在入场落座前,自到剧院那一刻起,演出就已经开始,途径售票口、剧院大厅、长廊、电梯、咖啡厅,乐团演奏家就开始在演奏……演奏家、作曲家、指挥家在台上直面观众,讲述自己真实的故事,音乐人生”。 
       

        在《印象·国乐》的演出中,人们看到演奏家们不仅戏袍加身、粉墨登场,按照既定的情节怀抱、按照敦煌壁画复制的古乐器边奏边舞,有的甚至还有大段的台词,直面观众讲述“真实的故事”。 

        笔者也曾是专业艺术团体的乐手,深知演奏家历来在舞台上习惯于用乐器、用琴声表达一切,即便在演奏过程中有些许面部表情或肢体动作,那也是全身心地投入到乐曲诠释之中的自然流露,而绝不是被导演“导”出来的。乐器演奏者多没经受过专业的形体训练、没学过表演,可想而知,当演奏家被推到舞台上,按照既定的程式,边演奏边扭动腰肢甚至统一面部表情时,是何等的勉为其难,在那种情况下到底还能有多少精力放在乐器演奏上、还能否为观众奉献“殿堂级的民族音乐”,是不能不令人怀疑的。 

        同属“印象”系列的《印象刘三姐》、《印象丽江》等山水实景演出,参与演出的都是当地的农民或江上渔夫。而演出《印象·国乐》这一带有“舞台戏剧、行为艺术”风格节目的,却是我国民乐界顶级的乐团,其中甚至不乏国宝级的演奏家。尽管二者演出环境不同,演出性质也不完全一样,但总难消大材小用之嫌。 

        近年来,我国的民乐界,面对困境做了许多努力,但现在似乎有一种定势,一提到民乐的振兴,总习惯于在演出形式上动脑筋。笔者愚钝,如下问题时常萦绕于心、百思不得其解:数百年来,国内外交响乐团的演出形式并无明显改变,演奏员一直是西装革履端坐在舞台上演奏,而且都把相当数量的古典音乐精品作为保留曲目,常演常新。而我们的民乐一提到振兴,便一门心思地向改变演出形式、“适应现代生活节奏”下功夫,如此重形式不重内容的变革,能振兴民乐、能向国民奉献“殿堂级的民族音乐”?